标签 古树茶 下的文章

好久没有写文章了,不整理,想到哪写到哪,随意看吧,欢迎讨论,勿人身攻击。最近雨林老班章的事件还有人在跟进,各种公众号都还有大量人转发,我觉得这是业者最大的盲从。老班章村鸟瞰图昨天又有人说某号也做假,真心不嫌事大,乱的是行业,消费者茫然,不喝行不行?一开始,我就建议身边的人不要转发这些的信息,有些公众号为了一点可怜的流量,去主动营造一些话题事件,从方舟子的“普洱茶致癌”谣言到“雨林老班章事件”,他们好像还占据着舆论的道德高度,其实就是一群傻缺,一会攻击者,一会攻击那,从没想过自己的屁股是不是也有屎。扯远了,回到这次老班章事件。雨林就没买过一根老班章?就凭三家老班章茶...

此原创文章写于2015年9月8号,原出处:https://www.51puer.com/article-11539.html从来没有一款茶,让我如此揪心!一个星期,66人参与,74万众筹款到账,筹款非常顺利,势头大好情绪高涨的我被毛料泼了一桶低于零下十几度但竟然没有结冰的水给浇了个透心寒。  找不到合适的毛料!我们在众筹过程中就开始搜集毛料信息,我和黄老师就给身边合作过的茶商、料头要茶样和价格,到后面只要听说谁有古六山的毛料我们就冲过去落实,结果要么是茶不合适、不符合黄老师的品质生态要求,要么就是价格太高了,都要比我们的预算高出一倍甚至更多。到...

此文章是转载文章,原链接见:https://www.51puer.com/article-13294.html普洱茶行业就是一个江湖,你讲你的,我讲我的,我骂你,你骂我,这些人大部分、包括我都是为了卖茶。最近,邹先生骂卖新生茶的人、骂定普洱茶标准的人,认为这些人把不能喝的新生茶卖给消费者、把不能喝的新生茶定义为普洱茶,邹认为,这些人会被人钉上历史的耻辱架。普洱茶从业人员,又纷纷骂邹,骂邹各种,甚至人身攻击邹。一时间,普洱茶行业各种骂声一片。喝茶的人搞不清楚,生茶不能喝,生茶不是普洱茶么,普洱茶不能喝,那喝白茶去呗,也是越陈越香,再不行,我从新喝回绿茶...祸起萧墙...

“这个茶太浓了”,经常会听到有人这样说,例如下面几种情形。“喝不下去,这是茶吗?药吧!”类似这样的话最多;“少喝点,伤身体”,说这话的多是茶行业从业人员,和一些喝茶多年身体变得对茶非常敏感、怕浓茶的资深茶客。但是还有很多人会这样说:“就是要这个味,这样喝茶才有感觉”。这样类似的话也不少,多是茶腻子和一些常年喝茶的老茶客; 老王是云南人,快四十了,做茶不久。他说他上大学之前吃菜是又咸又辣,我去他老家吃过饭,他特意嘱咐过要清淡点,但还是咸辣得很,可见老王之前的口味之重。后来老王一直待在外省,娶了个浙江老婆,就在杭州安了家,卖茶养家。老王现在是吃得特别淡,回老...

今天来讲讲茶商与茶农有关古树茶的一些故事。“那个老奶奶,看见没?”村长指着一个不远处坐在屋门口晒太阳昏昏欲睡的老奶奶继续说道,“那个老奶奶说,我们村的古树茶她小时候就是这样大,她也搞不清楚有多少年。我们估摸着怎么也有几百年了吧。”在一知名茶山某村,村长对广东茶商黄先生这样介绍他们村的古茶树树龄。后来黄先生和村长二十来岁的儿子混熟了,村长儿子一次酒后对黄先生讲,那些古茶树都是他爸爸——也就是村长小时候种的,现在也才是三十几年的“古茶树”。我听到过此类故事的多个版本,讲者脸上多是流露出一种淡淡的无奈,但热爱古树茶的“他们”由于个人喜欢古树茶和做生意的双重需求,要继续在...

    某人自诩炒得一手好茶,到处约人斗茶,动辄说你看我炒的这个茶香气多高、水多细、喉韵多好,不管是新做茶的还是老做茶的,在他眼里就没有瞧得上的,眼里只有他做的茶才是好茶。这样的人在茶山很多,到处窜,喜欢人多的地方,坐下来多半要拿出自己做的茶,请大家品,让你猜茶区或大小树,猜贵的多他告诉你这就是本事把便宜茶炒成贵的,猜大树的多他更得意说这更是本事他可以把小树炒出大树滋味,任谁也喝不出来...诸如此类,到处混圈子,到处炫耀自己炒茶的水平。为何?接单卖茶。 南糯山采茶女我就遇到好些个,也喝过一些他们的作品,乍一喝,真不错,滋味浓烈香气高扬...

        2007年4月底,台湾梁祥田老师打算上老班章,途经昆明康乐茶城,康乐众商户得知梁老师要去老班章非常热心,纷纷拿出自己的老班章请梁老师品尝,告知梁老师老班章火、乱,让梁老师记住喝到的味道,记住这个才是真正的老班章。梁老师回忆,十几个老班章各有各味,根本分不清哪个是正宗老班章,来到老班章村子,刚炒完菜的锅涮下就开始炒茶,毛茶喝来总有一股油烟味,和康乐茶城的老班章总也对不上号。我2008年12月开始做51普洱网,前期不大关心茶源头品质,保证是正厂正品茶就OK。去年7月开始做众筹茶,才真正有机会去了解源头,...

        王先生是昆明人,做工程,家境殷实。王先生和朋友约好,在2015年3月20号就早早来到双江,朋友做茶多年,和王先生一起选定了冰岛的一棵树,做古树单株,和茶树主人约定好干茶价格1.8万元1公斤。王先生带了睡袋,路虎车就停在茶树旁边,看着主人采,盯着主人做,晚上就睡茶旁边。王先生不停刷朋友圈,点赞其用心之辛苦惊叹茶价格之高羡慕王先生包到冰岛最好的茶树者甚众,王先生一下子成了圈中的冰岛王子。茶还在做王先生就打了一圈电话,给这位领导200克,给那个合作伙伴150克,给好哥们100克……王先生自己剩下也就100...

        “我只喝三百年以上的古树茶。”勐海一茶店的红衣女子对店家和在座的其他客人说到。从穿着来看是个城市的姑娘。衣着得体的她端起手边的品茗杯抿了一口茶,对着茶艺师小姑娘补充道:“我喝的古树茶全是我朋友去茶山亲自守着收的,再拿给我们,量少,其他人想买都买不到的”。说完这话,又端起杯子,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啧啧的感叹声里把剩余的茶水全干了。她说这话的同时,估计勐海其他茶店,茶山上,也有人说过类似的话;昆明、广州、北京等其他地方也有人在这样拉着仇恨,树龄如同我的姓氏拼音LV——牌子的包一样,成了奢侈品,成了...